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月女侠血战海楼村
月女侠血战海楼村

月女侠血战海楼村


  一、义诛群匪

  明朝万历年间,广东沿岸水贼猖獗,其中尤以独眼邪枭欧阳虎率领的黑鲨帮最为凶残。

  这帮强人在海上横行掳掠过往船只,在陆地上骚扰附近百里沿岸渔村,百姓苦不堪言。

  这一日午后,虽然风和日丽,一个名叫海楼村的小渔村却象无数村子一样,失去了往日的和平安宁。

  海面上出现了七八条快船,乘着风势飞也似地靠近岸边,成群的海匪纷纷跳下船,挥着钢刀利斧闯进村里见人就杀,见财就抢,更放火焚烧房屋。被欺压惯了的渔民们根本不敢反抗,只是徒劳地求饶、逃命,但回答他们的却是当头砍落的屠刀。

  转眼,便有二三十名村民惨死在匪徒刀下,昔日世外桃源般的海楼村变得如同地狱.

  ⊥在众海匪肆无忌惮之际,忽然听见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喝道:

  「无耻匪类,还不住手!」

  贼人们纷纷回头,只见一名身穿贴身白衫白裙,高胸丰臀,乌发盘髻,约莫三十来岁的冷艳女子腰横宝剑,满脸轻蔑地看着他们:

  「映月女侠在此,你们还不束手就擒吗?」

  「映月女侠!」

  「难道是独挑血手堡的映月女侠!?」

  「诛尽毒龙十三寨主的也是她!」

  「听说前年黑风洞李麻子也是死在她手上!」

  一听到映月女侠的名号,在场的贼人们顿时失去了刚才的凶悍,脸色大变,纷纷交头接耳起来,再看向女侠时的目光里已经充满了恐惧。

  「尔等鼠辈也配提我的名字?」

  映月女侠冷冷一笑,更显得矜持高傲、不可一世,只见她纤腰轻动,身法快似闪电,一团白影直奔众海贼飞去。

  当先的七个贼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已经人头落地,一腔子汙血喷泉似地涌出。女侠身法好快,轻轻向后一纵,贼屍纷纷倒地,竟没有一血汙沾到女侠的衣角。

  剩下的海匪又惊又怒,哇哇怪叫着一涌而上,妄图倚多取胜。

  但成名多年,色艺双绝的映月女侠又哪会把这群蟊贼放在眼里,这种身手的家夥来再多也是白搭。

  只见女侠施展出成名绝技三十六路飞天剑法,剑光上下翻飞,身姿轻盈曼妙好象仙子下凡一般,出手却是毫不留情,每一剑会终结一个恶贯满盈的罪恶生命。

  不消半盏茶功夫,女侠就将来犯的三十多个水贼全部干掉,回身却看见渔民们纷纷凑上来看热闹,於是问道:

  「这村子里可有主事之人?」

  谁知村民们亲眼看见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转眼就将凶神恶煞的海匪全数

  杀死,对她是又敬又畏,迟疑着不敢靠近,一时没人答话。

  见众人如此,女侠微微皱了皱眉,心中对村民的懦弱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不由暗暗摇头.

  这时一个白胡子老头被两个青年扶着,颤巍巍地从人群里走到女侠跟前说:

  「老朽就是村长.女侠为我们村除了一大害,请到村里歇息,老朽有事相求。」

  二、夜半凶客

  「原来如此。老人家,你想请我为你们村子除去祸根欧阳虎吗?」

  一番交谈后,映月女侠问村长,见老者连连点头,女侠不由沈吟。

  欧阳虎的名字她在江湖上早有耳闻,深知此人恶贯满盈,早欲为民除害已久。

  只是此番女侠乃是为了一桩武林纠葛路过此地,原本女侠已与丈夫穆禄清约定半月之后在杭州会合——那穆禄清也是江南武林名宿,一把八卦紫金刀罕遇敌手,江湖上大有名声——这次事关重大,牵连甚广,乃是一桩惊天动地的大事,所以女侠心中难以决断,但看到村长与众人殷切期盼的目光,又想到海匪行凶时的残暴,女侠犹豫片刻,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既然这样,我就为贵村斩草除根,除掉黑鲨帮这夥剧匪。」

  女侠毅然道,一双美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机,「明日请村长找个熟悉海路之人带路,我乘船前往欧阳虎老巢会他一会。」

  村长连声答应,又不住道谢.女侠用过晚饭,来到一间空房安歇。早有村妇放下浴桶,请女侠沐浴。映月女侠遣去村妇,将门窗紧闭,脱去衣衫,跨入浴桶洗浴不提。

  须臾女侠沐毕出浴,步履轻盈来到床边,见梳妆台上镜子里映出自家身子,住足看时,只见镜中绝色美妇满头乌发垂瀑,雪肤潮红,酥胸挺拔,微隆丰满的肚腹间,肚脐幽深,玉腿修长,分外动人。

  映月女侠将黑发在颈后盘作发髻,伸手轻抚小肚,忽然思及数载之前某夜与丈夫穆禄清欲享鱼水之欢时的情形。

  当时夜半无人,二人突发奇想,竟赤身相搏,以添闺阁之乐。

  映月女侠武功修为原在穆禄清之上,交手百招后已是占尽上风.不料穆禄清疲於招架之际,突然反手一掌,啪地一声,结结实实印在映月女侠脐下三寸丹田之处。

  女侠措手不及之下中招,嘤咛一声双手捧腹弯下腰去,只觉得肚皮下盆腔之内翻江倒海,痛不欲生,连连轻咳不已,鬓边发丝散落,勉强擡起头来,望向丈夫的目光不免带了几分幽怨,欲说还休。

  穆禄清几曾见过一向英姿飒爽的妻子这般模样,心中悸动不已,双拳双脚仿佛不听使唤一样,竟如连珠炮般击出,招招不离女侠下腹部。

  这边厢女侠连连中招,胸前一对小山似的豪乳上下乱颤,满头乌黑长发披散开来,不住后退,双手抱着雪白肚子倒在床上,两条结实修长的大腿左右叉开,饱满结实的小腹下那丛黑色丛林间,一抹粉红沟壑若隐若现,翕张不已,樱口微张,嘴里呻吟不住,一双杏眼里几乎滴出水来;那边厢穆禄清趁势和身压上,长驱直入,直捣黄龙……

  猛然间,映月女侠心头一惊,一股浓重的杀意从背后袭来。

  好个映月女侠,身经百战,临危丝毫不乱,只见她玉腿倒踢而出,正中身后偷袭之人心窝,只听见一声惨嚎,那人倒飞出去七八步撞在墙上,传来一阵骨骼碎裂之声,显是活不了了。

  映月女侠回身正欲上前,不想迎面一条虬髯大汉飞扑而至,双手握着一柄寒光闪耀的钢刀,对准女侠小腹膀胱所在直捅将来。

  女侠应变奇快,情急之下双足蹬地,一丝不挂的丰满身子向后跃去,却不料脚下被先前那名贼人掉落的铁棍一绊,女侠立足不稳,向后仰面落在床上。

  虬髯大汉大吼一声,扑到映月女侠身上,双手紧握钢刀,对着女侠丰满白皙的下腹部狠狠插落。

  眼见明晃晃的刀刃就要从女人幽深的肚脐刺入,映月女侠忽然心头清明,当下双手齐出紧紧抓住大汉粗壮的双腕,二人一个奋力上擡,一个狠命按下,那刀尖贴着女人肚皮来回晃荡,几次险些便要来个一剖到底,却是映月女侠内力深厚,僵持了片刻,反见那大汉额角青筋暴起,显是渐渐难支。

  忽听一声惨叫,大汉双手腕骨齐断,跟着被女侠飞起一脚踢中老二,倒地翻滚怪叫连连.

  冷眼望向脚下一死一活两名宵小鼠辈,映月女侠轻啐一声,赤条条地走上前去,提起玉足踏在虬髯大汉面门之上,凛然道:

  「你这恶贼,竟敢偷施暗算,是谁指示还不从实招来!」

  那大汉极是凶悍,嘶声道:

  「老子就是黑鲨帮帮主欧阳虎!今天栽在你手上,自是无话可说.」

  映月女侠大怒,喝道:「该死!」

  足下用力踩下,大汉一颗蓬头顿时成了烂西瓜。

  三、女侠破膛

  映月女侠一脚踩死大汉,用剑挑开死屍胸口衣服,果然看到一个青郁郁的老虎头纹身。

  女侠回身看见满屋狼藉一片,心中厌恶,忽然想起自己还赤身露体,正欲去取衣裙时,猛然听见砰地一声,房门被一股巨力震得四分五裂,村长倒提拐杖破门而入,原本佝偻的腰背挺得笔直,一张老脸上尽是凶戾之气,两只鼠眼精光四射,哪里还是白日里那个老态龙锺的老者?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才是真正的欧阳虎。」

  映月女侠剑尖一抖,一副成竹在胸的神情道。

  欧阳虎咧嘴一笑,露出满口黄黑残缺的牙齿:

  「那又如何……」

  话只说到一半,映月女侠已经风驰电掣般来到他面前,宝剑连挽数个剑花,直刺欧阳虎的咽喉。

  映月女侠的剑,纵观整个江湖,恐怕也难找出比她出手更快更准之人。

  所以这封喉一剑毫无悬念地刺中了欧阳虎的咽喉。

  但女侠原本冷漠自信的表情,却在脸上凝固了。

  原因很简单,欧阳虎的脖子上套了一层金丝织成的软甲,被乱蓬蓬的花白胡须挡住,夜里看根本看不出来。

  与此同时,欧阳虎也出手了。

  只见他扬起拐杖轻轻一抖,拐杖表面伪装的木皮就碎成了无数木屑,露出了里面明晃晃的精钢长剑。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欧阳虎将手中的长剑一抖,对准女侠丰满白皙的下腹部直紮过去!

  要说以映月女侠的功夫,欧阳虎跟她差得那可是实在太远,可此时女侠措手不及,完全没想到对手挨了自己封喉一剑竟安然无事,加上两人此时站的很近,映月女侠的招数已经使老来不及收招,更别提躲避刺向自己小肚子的这一剑了。

  只听得「噗嗤」一声,剑尖不偏不倚,正好从女侠雪白肚皮上那处大而深陷的肚脐眼中插了进去!

  「嗯!!」

  映月女侠发出了一声销魂无比的呻吟,那张成熟端庄的脸上精巧的五官因为剧痛而扭曲起来,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两片娇艳如火的嘴唇张成了「O「形,不可思议地低下头看着深深紮进自己肚脐眼的利剑。

  「哈哈,叫得可真骚.」

  欧阳虎狞笑一声,阴恻恻地说道:

  「映月女侠,你可知道老夫的看家本领「剖腹剑法」,专剖女人肚子。今日老夫就看看你这名满江湖的女侠肚里的玩意与别人到底有何不同!」

  说罢欧阳虎手上用劲将长剑一搅,跟着猛然向前一送!

  「你,啊!!!」

  映月女侠尖叫一声双手抱着肚子向前俯下身去,丰臀往后一坐,欧阳虎不待她倒下,长剑已然向下一摁,唰地直剖至少妇丰满结实的小腹末端,紧跟着往上一扬,就听得唰啦一声,剑尖已经挑进了映月女侠的乳沟。

  「啊啊啊啊啊啊!!!!」

  这位色艺双绝、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奇女子顿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绝叫,胸前一对硕乳上下一摇,奶头高高鼓起,一片紫红色的肝髒从断裂开来的白森森的胸骨茬子间挤了出来,活象夹在两只雪白馒头间的菜叶般晃荡着,一直拖到敞开的肚皮下。

  紧接着,女人饱满粗长的大肠象蛇一样耷拉了下来,连同苍白的胃袋在一团粉红色千回百转的小肠簇拥下争先恐后地脱离了肚皮的束缚,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对手面前,而嘟嘟囊囊地垂挂在女人洁白修长的玉腿间的肠腑中,赫然吊着一个梨形的红球,那是女侠曾经孕育生命的器官。

  「我,我肚子、啊啊……肚、肚子啊啊啊!!!」

  惨叫声中,映月女侠徒劳地试图用双手捧起自己的肠髒,求生的本能驱使她踉跄着转过身向门外走去,却没走上几步便被自己的大肠绊倒在地,而这一绊更是将她的整副大肠连同直肠一起扯得脱离了肛门.女人的大小肠缠绕在大腿上,随着她拼命地踢蹬而越拽越长,越堆越多,肠液混合着粪便和尿液流了一地,丰满白皙的裸体就这么在一片狼藉中挣紮,扭曲,连脚指头都勾了起来,那张冷艳而端庄的脸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突然,被开膛破肚的女人全身发出一阵垂死的痉挛,丰臀奋力扭动几下,胸前两只小山似的豪乳前端同时喷出一股洁白的汁液,美丽的脸庞向右一歪印在冰冷粗砺的青石闆上,就再不动弹了。

  「完」